首页 > 都市言情 > 第1421章 瞑乃晦_赤心巡天

第1421章 瞑乃晦_赤心巡天

情何以甚 18万字 9953人读过 连载

西北海之外,赤水之北,有章尾山。有神,人面蛇身而赤,直目正乘。其瞑乃晦,其视乃明。不食,不寝,不息,风雨是谒。是烛九阴,是谓“烛龙”——《山海异兽志》…………姜望和左光殊在山海境的夜晚,选定了一

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

最新章节:第934章 沙盒末日(2021-09-10)

第1421章 瞑乃晦_赤心巡天章节阅读

西北海之外,赤水之北,有章尾山。有神,人面蛇身而赤,直目正乘。其瞑乃晦,其视乃明。不食,不寝,不息,风雨是谒。是烛九阴,是谓“烛龙”——《山海异兽志》

……

……

姜望和左光殊在山海境的夜晚,选定了一个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方向的方向,闷头前行。

气势十足的烟甲覆盖着他们,让山海境的重玄环境无法影响他们的行动。

但细说起来,左光殊创造无御烟甲,是为了在山海境里更自如的战斗。然而面对山海境里这些动辄神临层次实力的异兽……

无御烟甲的作用,好像在于让他们能够随时保持巅峰状态……以迅速地收起无御烟甲。

夜晚无星无月,海波亦然平静。

悠悠的海潮回荡着,有一种抚平人心的力量。

“实在有明珠蒙尘之憾呐。”姜望如是叹曰。

手握红妆镜,烛照方圆五十里。

这个范围不算小,但在无际无涯的山海境里,实在也覆盖不到什么。

比如那些在视野范围内隐现的浮山,看着好像不很远。真要靠近,就不知要多少时日了。就像抬头看天,云雾都在视野中,想要触摸,却不是随便上飞几百丈就能做到的。

所谓望山跑死马,遑论高天之云霞。

在海面上飞行,视野几乎没有遮挡,超凡修士的肉眼所见,比五十里更远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红妆镜的探查之能,几无用武之地。

左光殊以为是在说他的无御烟甲,闷闷地说道:“我可以加入一些隐迹的部分,让烟甲变得无色透明,这样就不显眼了。”

姜望随口回了一句:“但是无御烟甲本身的力量波动,要比它的外观更吸引强者注意吧?”

“那我再加入一部分隐藏力量波动的道决。”左光殊道。

在保留无御烟甲原本功能的情况下,又加入隐迹的部分,和隐藏力量波动的部分,且不说这有多难做到,道术最后的臃肿也是可想而知的。

姜望并没有否定他,只是道:“那你需要不少时间……还是等山海境结束以后再说。”

左光殊也就不说话了。

确实没有十天半个月,完不成这样一门道术的改造。因为无御烟甲原本已是他最精细的设计,任何一点改动都非常艰难。

山海境的日夜变化,是由烛龙所控制的,烛龙也是此境最强大的存在之一。睁眼则明,闭眼则暗。

白天还好,在夜晚姜望和左光殊都不太敢高声说话,生恐惊扰了那位烛龙大人的睡眠——虽然他们其实很难做到这一点。

君不见那夔牛几乎叫破了天去,也没见着吵醒烛龙。

夜晚还是夜晚,闭眼还是闭眼。

显而易见的是,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烟甲二人组一样,能这么迅速地学会低调。

姜望骤然侧身,目视远方。

视野范围内,两个人影飞在高空,疾趋而近,气势汹汹,几乎完全不作遮掩,显示出了强大的自信。

“钟离炎!”左光殊立即提醒道。

在姜望他们看到对方的同时,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们……猛然加速!

没有一句对话,战斗在瞬间开始。

左光殊双手一错,遥按海面。海波动荡间,两条蔚蓝色的水龙腾跃而起,仰天长吟!

须角爪尾,无不清晰。

隔着极遥远的距离,甚至只是刚刚能够看清对手的脸,他的水行道术就已经开始显示威能,撕咬对手。

在水元充沛的环境里,河伯本就是神!

迎面撞来的二者,气势俱都不凡。

右边那人,宽袍大袖,玉带香囊,手中折扇一把,眉眼潇洒,很有些浪荡公子的味道,正是理国天骄范无术,故事里浪子回头的典范。

手展折扇,轻飘飘落下,一步,踏在龙头上。

咔咔咔。

以他的足底为起点,那条蔚蓝色的水龙迅速结成冰雕。

冰块以恐怖的速度蔓延,瞬间也覆盖了旁边跃起直扑的水龙,甚至于海面。

两条水龙一片海,俱成冰。

以范无术这一脚为始,冰面不断扩大,寒霜之气迅速向左光殊和姜望冲来。

一时间霜杀百里!

冻住附近海域,无疑是在山海境里限制河伯神通的最好办法。

但要做到这一点,背后展现的力量更是不可轻忽。

而短须鹰眼的钟离炎,根本就没有看那两条水龙一眼,完完全全地把战场环境交给范无术打扫。

他只是前冲。

茫茫大海,以一层霜冰为界,其上霜寒彻骨,其下怒涛奔涌。

冻杀百里的范无术诚然是回头浪子,潇洒不羁。

驭水驾海的左光殊更是大楚贵公子,秀出群伦。

双手握持重剑的钟离炎,飞在冰霜之上,如鹰击长空。

以恐怖的速度迫近对手,身上骨骼发出炒豆子一般的密集爆响,千百声炸成一声,而后一剑高高斩落——

全身两百零六块骨头,共奏一声。

也将所有的碰撞的力量,叠加到了一处。

于是爆发。

此乃力之极。

是崩山重剑。

厚重如山峰一般的剑气撕开空间,砸向正不断驭水冲击冰层的左光殊。

如钟离炎丝毫不顾及那两条水龙一般,左光殊亦不抬头。

因为已有一袭青衫拔空而起,出现在他前方,自左而由,拉出一条分割天地的线。

一剑横之!

十年潦倒,一剑勾销。

此人道剑式锐利无匹。

山峰一般的厚重剑气,直接在半途裂开,一半撞向天空,一半撞下海面。

钟离炎这位弃术修武、不断追逐斗昭的天骄,在姜望心里,亦是楚国这边最具威胁的几个人之一。

能以斗昭为对手的人,必然是强者中的强者。

所以他也并不保留,绝无轻忽。第一时间就已经点亮五府,展现了天府之身,长相思握在手中,青云一碎人已近。

剑撞钟离炎!

姜望的剑术天下闻名,在观河台时,就能与秦至臻的绝巅刀术正面交锋。

面对这样的人,这样的剑。

钟离炎却神态轻松。左足后撤半步,身形侧转,重剑剑身横面而收——

明明是一个后撤收剑的姿态,剑尖却点上了长相思的剑尖!

避开了长相思锋芒最盛的那一刹,精准地拦截在它建功之前。

而后后撤的左足一步往前,双手握剑前推,直接将纵剑而来的姜望撞回!

生生抵着悲壮惨烈的老将迟暮之剑,撞了回去!

与此同时,那分明已经被姜望割开、本该消散的两半剑气,一半在天,一半坠海……却同时炸开!

它们从未失控,只是稍作表演。

那一半在空中的剑气,如电光横空,顷刻编织成一张剑气之网,覆盖姜望。

那一半在海中的剑气,像一朵莲花绽开,自下而上,直欲“托举”姜望。

天地两相合。

而此时此刻,钟离炎还在以剑撞剑,逼得姜望不得不以力相抵,致其无法脱身。

只两合,便陷姜望于绝境!

在观河台的时候,姜望凭借与生俱来的剑道天赋,和一直以来的努力,能够以自己创造的剑术,与秦至臻的刀、项北的戟正面交锋。当时剑术未至内府境绝顶层次,但也已经距离极近。

但是到了外楼境,如秦至臻、项北这种继承真正绝巅战技的,同样能够很快展现出外楼境绝顶的刀术戟术。

姜望却只能靠自己继续精进补完。

这也是他在内府境剑术明明后来已经臻于绝巅,却在外楼境中斗剑输给宁剑客的原因。

他不是输给宁剑客,而是输给了一个剑道大宗的底蕴。

那层出不穷的绝剑术,需要他用无数个不歇的日夜去弥补。

此时的钟离炎亦是如此。

论天赋,弃术修武,重来一次还能直追斗昭。

论修为,钟离炎脊开二十重,差一步就神临。

论出身,身为大楚钟离氏的嫡脉子弟,手握不知多少绝顶武技。

是以如此游刃有余,甚至于一个照面,就要建立压倒性的优势!

但剑术上的不足,姜望如何不知?

他在太虚幻境里一次次压制力量认真地战斗,他只以剑技与宁剑客交锋,一次次复盘与自我审视,都是在锤炼自己的战斗技巧。

在山海境里的交手,他当然不会托大到认为自己单以剑术就能击败钟离炎。

对于自己的一点一滴打磨出来的实力,他何等清醒自知!

正如他在见我楼所说,古今第一的内府境已是过去,外楼境乃是全新的征程。

所以他剑撞钟离炎,撞来的也不仅仅是剑!

在钟离炎那两分的剑气炸开,一结剑网、一结剑莲的同时,天地之间,有焰雀鸣,有焰花开,有焰流星划破长空!

在山海的世界里,诞生了一个火的世界。

此界有极,但未来无限。

将剑网、剑莲乃至于姜望自己和钟离炎,甚至是默默控水的左光殊,和正踏冰而来的范无术,全都笼罩其间。

而在这绚烂的火界之中,姜望长剑一抖,错开了重剑剑锋,左撇而右捺——

火界之中,斩出人字剑!

这是直接撑起此界的一剑,也是真正孕育生机的一剑。

天地有人,是万物发生。

在对决赵玄阳时悟出此番变化,而后逐渐圆满。

人字顶天立地,火界因此更活泼、更稳固。

以火界之力反哺此剑,故而这一剑更强、更绝、更饱满!

非是外楼绝巅之剑术,而有外楼绝巅之威能。

噼啪!

那剑气之网直接开裂,剑气之莲片片凋残。

唯独长相思还在前进。

整个火界之中,所有的火之精灵都缄默了,仿佛只剩下这一剑。

一界养一剑,此剑谁当之?

范无术是来不及的。

唯有钟离炎!

钟离炎能当否?

让几乎让人窒息的气氛里,隐隐发生震颤的空间,给出了答案。

钟离炎只双手握着他的剑,冷冷注视着不断迫近的长相思。

恐怖的力量就已经无法遮掩。

空间都已经为他颤抖!

接下来的这一剑,必然石破天惊!

锵!

姜望回剑入鞘,随手一握,收起了绚烂的火界。

天地骤归于宁静。

一切戛然而止。

“这山海境还什么宝贝都没有出现呢,我想我们现在没有分生死的必要。”他如此说道。

钟离炎瞳孔微缩。

姜望一剑撑起火界他不惊,但这一下在爆发前夕骤然收剑的行为,令他惊住了。

这一剑的复杂程度他看得清楚,是剑术与道术以及神通的完美融贯。

可如此复杂、如此恐怖的剑势,这个姜望都能收放自如。

如此举重若轻!

他的尽头在哪里?

心中惊愕仍存,但身外剑势已消,随手将重剑负于身后。

“你说得也对。”他如是点头。

范无术也便收起折扇,大袖飘飘地走上前来。

算是承认了他们两个有对话的资格。

就凭这两人一见面就加速迫近的风格,姜望若不能展现足够的实力,是根本叫不停战斗的。

毕竟山海境中都是竞争者,杀退一个少一个,没有什么留手的必要。

当然姜望和左光殊也丝毫未怵。

真要算起来,还是左光殊先动的手。

反过来说,如果钟离炎和范无术没有表现出来足够的实力,姜望也不介意顺手将他们清理掉。

在彼此认识到对方的实力,清楚战斗本身的成本急剧增加之后,才有了停手的可能。

两边互相打量彼此。

这才发现,方才战斗之中,气势汹汹的两组人,其实状态都不是特别好。

姜望和左光殊自不必说,完全是连番逃命至此。虽覆以烟甲,细看仍是狼狈难掩。

而钟离炎和范无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范无术那骤然收起来的折扇,分明焦糊了一块。

钟离炎左半边长发不自然的卷曲,也不难叫人发现。

“你们看起来很狼狈啊。”钟离炎看了看姜望,又看了看左光殊,略显高傲地说道。

双方倒是略过了自我介绍环节,毕竟都有渠道提前认识彼此。

“不过杀了几个异兽罢了。”姜望弹了弹剑,很是随意地说道。

又审视着对面两人,反问道。“你们看起来好像遇到了麻烦?”

钟离炎当然不肯说,他和范无术险些被那头夔牛杀死,越想越气,是特意摸上来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报复。

“麻烦?呵呵,我还真不知有什么麻烦……你们刚才在这个附近,注意到夔牛了吗?”他也很淡然地道:“我们也就是在追杀那头夔牛而已。”

姜望轻笑一声:“追杀的话,你们这个距离是不是保持得有点远?真的不会追丢吗?”

钟离炎冷哼道:“齐国人懂什么狩猎?话不投机半句多!”

竟直接拔空而去。

范无术倒是冲姜望两人笑了笑,才紧跟钟离炎而去。

姜望:……

他扭头问左光殊:“你是楚国人,你懂吗?”

左光殊摇摇头。

喜欢赤心巡天请大家收藏:

推荐小说阅读 More+
  • 诸天福运 我叫排云掌

    谁也没料到,倭寇之乱来得迅猛,却得也极快……陈英执掌平乱之权后,对于南方卫所官兵的要求不高,那就是能够守住大...

  • 十方乾坤 神出古异

    “轰隆隆——”一阵巨响传来,把在场所有人都惊醒了过来,现在人间的危机并没有解除,天下灵脉受损,动荡不止,六界之...

  • 太荒吞天诀 铁马飞桥

    柳无邪目光锁定站在最后那名中年男子身上。所有人之中,他的修为最低,而且根基不稳,应该是夺舍重生没多久,还在适...

  • 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 公子笑歌

    其实这归根结底又到了一个很容易遇到的问题。到底是舍弃一些人的命而换取更多人的命是对的呢,还是说……就是...

  • 明末亲军锦衣卫 奔叔

    对于崇祯对赵兴这种接近无下限的回护,温体仁气的直哆嗦。别说了,按照你这么说下去,赵兴不但不能抄没家产,你还应...

  • 三寸人间 耳根

    这场沟通,王宝乐收获巨大。除了对三大宗门有所了解外,他更是知晓了拜入这三宗的方法,还有就是对于听欲法则修行...

《第1421章 瞑乃晦_赤心巡天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,糖糖读吧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《第1421章 瞑乃晦_赤心巡天》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