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时空穿梭 > 第519章 打响招牌_国潮1980

第519章 打响招牌_国潮1980

镶黄旗 265万字 6325人读过 连载

宁卫民从没学过饭店管理。他的学历,不过是上一世半工半读,在一所野鸡大学混下来的,其实跟张废纸差不了多少。但他有心计,有丰富的社会经验、生存能力、投机手段。还有这一世从康术德身上学到的为人处世、待

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

最新章节:第370章 天下无敌(2021-06-28)

第519章 打响招牌_国潮1980章节阅读

宁卫民从没学过饭店管理。

他的学历,不过是上一世半工半读,在一所野鸡大学混下来的,其实跟张废纸差不了多少。

但他有心计,有丰富的社会经验、生存能力、投机手段。

还有这一世从康术德身上学到的为人处世、待人接物的大学问。

以及不知不觉中因为收藏,对我们的民族遗产,传统文化所产生的爱好和兴趣。

这些东西,远比大学里的知识更实用。

何况他还赶上了改革开放、经济搞活初期,千载难逢的黄金商机。

在当下市场准入门槛较高,真正的高档餐饮企业没有几个,国内人力技术成本十分低廉,旅游和餐饮市场需求却在飞速激增的大环境下。

他能够打着国内第一家外企的招牌,依靠皮尔·卡顿公司的资源作为后盾。

甚至获得了重文区服务局和天坛公园两个有权、有地、有关系的官方合作伙伴鼎力支持。

更有“张大勺”、庞师傅、常静师傅、艾师傅、罗师傅、常玉龄、刘永清这样各行各业的民间技艺高手真心相助。

可以说他所面对的市场环境,堪称千载难逢的美好。

他所占据的商业优势,同样是得天独厚,前所未有的。

要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所创办的饭庄仍然不能获得巨大的成功,那可真的说不过去了。

1978年之后,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。

共和国带着刚刚摆脱禁锢的喜悦,沐浴在新时代的光辉里。

只是尽管社会大体环境在持续不断的好转。

但也并非所有人的日子,都能于第一时间扭转颓势,奔向幸福的康庄大道。

因为有句话说的好,全天下幸福的人都是一样的,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。

别忘了,五个手指头还不是一边儿长呢。

人世间总有那么少数的几个人,是背得离谱儿的特例。

明明没做错什么,他们的日子却在酸涩的苦水里越浸越深,一点儿不见好转的迹象。

让人无法不心生同情。

另一位同样有权住这两间小房的主儿,也在1979年冬天,跑回京城来了。

这就是返城知青宁卫民。

说起这小子,更是个苦孩子。

只是尽管社会大体环境在持续不断的好转。

但也并非所有人的日子,都能于第一时间扭转颓势,奔向幸福的康庄大道。

因为有句话说的好,全天下幸福的人都是一样的,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。

别忘了,五个手指头还不是一边儿长呢。

人世间总有那么少数的几个人,是背得离谱儿的特例。

明明没做错什么,他们的日子却在酸涩的苦水里越浸越深,一点儿不见好转的迹象。

让人无法不心生同情。

只是尽管社会大体环境在持续不断的好转。

但也并非所有人的日子,都能于第一时间扭转颓势,奔向幸福的康庄大道。

因为有句话说的好,全天下幸福的人都是一样的,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。

别忘了,五个手指头还不是一边儿长呢。

人世间总有那么少数的几个人,是背得离谱儿的特例。

明明没做错什么,他们的日子却在酸涩的苦水里越浸越深,一点儿不见好转的迹象。

让人无法不心生同情。

另一位同样有权住这两间小房的主儿,也在1979年冬天,跑回京城来了。

另一位同样有权住这两间小房的主儿,也在1979年冬天,跑回京城来了。

这就是返城知青宁卫民。

说起这小子,更是个苦孩子。

另一位同样有权住这两间小房的主儿,也在1979年冬天,跑回京城来了。

这就是返城知青宁卫民。

说起这小子,更是个苦孩子。

宁卫民是1961年生人,父亲宁长友是大栅栏起重社的三轮车夫。

在他两岁的时候,就因为烟酒无度犯了脑淤血,早早过世了。

宁家实打实,没有什么亲戚朋友。

所以这幼年丧父的孩子,连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。

全是靠他那个在街道缝纫社上班的寡妇妈独自拉扯大的。

至于他们娘儿俩搬到扇儿胡同2号院来,当然是康术德一家搬走之后的事儿。

主要是街道干部们特意照顾,可怜卫民妈寡妇失业的不容易。

觉得她们要是搬到这儿来,上班也就近了。

而搬到此处之后,明明住得好好的,宁家娘儿俩为什么又会让这两间小房空置呢?

那也只能说命运的捉弄了。

敢情宁卫民初中毕业后,去京郊房山插队。

偏偏1977年,就因为去房山看他,他母亲在路上出了交通事故,撒手人寰。

而宁卫民没有缝纫手艺去接替母亲的工作,直到两年后,才能按政策把户口迁回来。

可宁卫民接茬又是一个没想到。

终于回到京城的他,发现自己竟然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了。

他的家已经住进去去一个陌生的糟老头子。

这又是何等的憋屈?

难怪人说,人要是背起来,恨不得连喝口凉水都塞牙,放屁都蹦自己脚后跟呢。

总之,两个走投无路的人都指着这两间小房过下半辈子呢,这事儿一下就拧巴了。

无论是康术德还是宁卫民,谁都想让对方走人。

为此,他们不但让小院里的邻居们评理,还起了激烈的争端,一下子闹到了街道干部面前。

可实打实的来说呢,面对这样的情形,街道干部和邻居们,也是左右为难,难以裁判啊。

无论谁,都该获得同情,获得帮助。

无论谁,都有正当的理由为他们自己主张权力。

所以难啊!怎么解决这个问题,真让人为难!

别说两个不幸的人,他们自己感到烦恼、闹心了。

甚至就连他们身边的这些人,也无不代他们摇头叹息,为难地嘬牙花子。

于是经过好一番合计和商议,街道干部们最终给出的解决方式,那就只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——平分!

既然让谁搬走也不合适。

两间小房,就干脆一人一间吧。

可说实话,对这种结果,无论是康老头儿,还是宁卫民,谁心里也舒坦不了。

因为这不是幼儿园小朋友们排排坐,分果果。

首先这房分里外,那就是个问题。

这两间小房,其实是小院正面五间北房最东边的两间。

等于是一个门在里,还有一个门在外的套间。

临时破一个门当然是不现实的。

钱不钱放一边,就是为了保暖考虑,那也得等春暖花开才好动手。

那谁里谁外啊?

两个都想住进里头去,都知道住外面受干扰。

为这,就得先掐一架。

康老头的倚老卖老起了作用。

他说自己岁数大了,受不得风。

以此暂胜一局,搬进了里间。

可没两天他就主动从里屋又换出来了。

不为别的,全因为宁为民把他父母的遗像挂外间西墙上了。

康老头每天出来进去的,都得跟照片上的死人打照面。

时间一长,他受不了了。

是宁可自己一把老骨头吃风,也不愿意再让宁卫民的父母拿眼神瞪自己了。

而这才刚开始,后头的争执就多了去了。

比如说,宁卫民厌恶康老头打呼噜。

康术德呢,又嫌弃宁卫民没规矩,不懂礼貌。

再比如,宁卫民天天怪康术德把外屋弄得都是纸盒子,臭浆糊味儿散都散不出去。

康老头呢,也是坚决不让宁卫民屋里抽烟,怕他把纸盒子引着了。

而且反唇相讥,说他不洗脚就上床,那味儿比浆糊还大。

还有哪,宁为民没收入,可也得吃、得喝。

他毫不客气的拿康老头的米面、煤火来用。

康老头又如何肯干呢?

他当然得捂着,不乐意当冤大头。

可宁为民又说了,这屋里的家具、炉子和锅碗瓢盆可都是他们家的。

不给吃喝,那就别用。

就这样,俩人直吵得惊动了邻居,才在大伙儿的劝说和见证下,又协商出一个法子。

那就是宁卫民每天得帮着糊一定数量的纸盒子,还得把副食本拿出来和康老头公用。

这康老头才能提供免费的吃喝煤火。

总之,这一老一少,从开始碰面争房,彼此就没有过好印象。

带着个人情绪,生活习惯还这么大的差异,自然过不到一块去。

对他们来说,什么事儿都能成为矛盾,人脑子没打成狗脑子已经不错了。

而这,也是给整个小院儿出了道难题。

几家邻居们烦的啊,一说起给这俩人劝架,个个都脑仁儿疼。

难就难在了偏着这个不行,向这那个也不行,怎么办都是错啊。

可也别说,就在大家都以为康老头和宁卫民会在弱弱相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除了互相伤害再也不会出现其他的可能的时候。

命运这个家伙又安排出了另一种非常奇妙的转折剧情,一下就把局面由坏变好了。

也就是1980年春节前后吧。

这两个堪称是前世冤家、今世对头的人,不但旧日的矛盾全盘化解,反倒还变得亲如一家了。

要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啊?

答案其实很简单,就五个字儿而已,患难见真情!

这种转变的起因发生在腊月二十八那天。

老人觉少,就起得早。

那天康术德一起床,就发现屋里煤火味儿不对。

披着件衣服,他寻着味儿就找到了宁卫民的门前。

跟着一通拍门叫人,屋里没丁点儿反应。

老头儿登时急了,知道不妙。

果断拿凳子把内屋窗户给砸碎了,这才救了宁卫民的小命。

偏偏等到过了年之后,又轮到康术德出事了。

一个工作日的中午,宁卫民从外头赶回来吃饭。

没见着吃食,倒是发现老爷子手里拿着纸盒子,闭着眼趴桌子上了。

怎么叫都叫不醒。

再一摸,脑门滚烫。

得了,宁卫民也不含糊,赶紧背上康术德。

又招呼了旁边在家的邻居——退休的边大爷,和居委会主任边大妈老两口。

几个人一起给老爷子送友谊医院去了。

没想到情况不甚乐观,不光得打点滴,人还得住院观察两天。

问题是康术德看病必须自费,这钱谁来掏啊?

就在边大妈跟医院磨嘴皮子,问能不能让居委会作个保的时候。

谁都没想到,这宁卫民出去了一会儿。

半个多小时后回来了,就跟变戏法似的,当场拍出了六十块钱。

更让人没想到的是,急赤白脸交完了钱。

都没容边大妈和边大爷过问呢,宁卫民就一头栽倒在地了。

现场登时大乱啊。

边家老两口也吓坏了,赶紧招呼路过的医生给看看怎么回事。

随后谜底才彻底揭开。

这钱到底是哪儿来的啊?

敢情宁卫民急中生智,他刚才去抽血室献血去了。

兜里的单子写得清楚着呢。

从他身上抽了300CC,换来了这笔救命钱。

还有,可别忘了,这都什么时候了?

宁卫民直到此时,都没吃饭呢。

他背着人到了医院,饿着肚子抽完血,心里又有火,连水都没喝一口,又怎么能不晕呢?

那想想吧,当康术德被救回来,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心里又会是什么滋味啊?

人心可都是肉长的,哪怕日常生活里,有着再多的龃龉,也抵不上过命的交情不是?

说起来,这一老一少谁都没想到,真遇到关键时刻,对方会这么干。

所以经过这番折腾,他们都觉着对方是可以共患难的依靠。

彼此念着对方的好,自然而然就和睦起来了。

再往后,那肯定不一样了。

弱弱相残变成了同病相怜,宁卫民敬老,康术德爱幼。

俩人即便再有什么矛盾,互相也能包容了。

他们说话再没动过肝火,倒是经常笑呵呵的聊天逗闷子呢。

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这爷儿俩,原本就是一家子呢。

就这样,街道干部们总算放宽心了,甚至有心想把这一老一少并户,促使他们真成为一家人。

而扇儿胡同的街坊邻居们呢,也都喜笑颜开,把此事当成了“人间自有真情在”的典范,津津乐道个没完。

但在这里,有句话还是得先说明白了。

这看似已经圆满的结果,却并不是故事的结束,仅仅是故事的开始。

因为命运玩儿得这一把花活,其匪夷所思的程度,远超人们所能想象的范畴。

喜欢国潮1980请大家收藏:

推荐小说阅读 More+
  • 诸天福运 我叫排云掌

    谁也没料到,倭寇之乱来得迅猛,却得也极快……陈英执掌平乱之权后,对于南方卫所官兵的要求不高,那就是能够守住大...

  • 十方乾坤 神出古异

    “轰隆隆——”一阵巨响传来,把在场所有人都惊醒了过来,现在人间的危机并没有解除,天下灵脉受损,动荡不止,六界之...

  • 太荒吞天诀 铁马飞桥

    柳无邪目光锁定站在最后那名中年男子身上。所有人之中,他的修为最低,而且根基不稳,应该是夺舍重生没多久,还在适...

  • 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 公子笑歌

    其实这归根结底又到了一个很容易遇到的问题。到底是舍弃一些人的命而换取更多人的命是对的呢,还是说……就是...

  • 明末亲军锦衣卫 奔叔

    对于崇祯对赵兴这种接近无下限的回护,温体仁气的直哆嗦。别说了,按照你这么说下去,赵兴不但不能抄没家产,你还应...

  • 三寸人间 耳根

    这场沟通,王宝乐收获巨大。除了对三大宗门有所了解外,他更是知晓了拜入这三宗的方法,还有就是对于听欲法则修行...

《第519章 打响招牌_国潮1980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,糖糖读吧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《第519章 打响招牌_国潮1980》最新章节。